以后可能地理类的博文不会再发了,但会发一些网安方面的。我本科是地理系的,不过在以后研究生阶段应该转到网安方向了。

这篇文章是本人专业选择的故事。这种事已让我头疼已久,我甚至很难理解自己写这篇文章时候的心情。

也许不过只是尘埃落定后的自作多情罢了。

年轻人

记得在几年前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家人极力向我推荐网安和电子电气专业,但我一心想读有人文气的专业。

其实梦想着成为一个思想家,而且有种历史使命感——感觉这是自己应该去做的。

正好瞅见某专业名称里带着“人文”二字,不顾反对,我大学到了人文地理与城乡规划专业,我骄傲地对自己说这是历史的选择。

之前对地理也就那些理解,但在这三年里,这门专业一直在打破我对它的成见。

还记得德高望重的导师第一次见面时对我说:“即便你以后不从事地理相关的工作,本科阶段培养出的地理学思维也对你这辈子有好处。”

当时我盯着他发光的眼睛,听着这句有点别扭的话——我不是被调剂的,我不会跑路的,我是有志向的。

可导师似乎已经看穿我未来的选择一样,尽管那时的我对地理研究充满激情。

蝴蝶

因为学校每月免费流量只有10GB,我很生气,于是想研究出一种白嫖的方法来让自己能够尽情享受互联网冲浪。

我从图书馆借网络相关的书,在书店里找相关的书——然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本黑技术的书。

其实这本书并无太多知识。

但蝴蝶已经扇动了翅膀。

接触到CTF和渗透的我感觉虽然累但有趣,为了成为更出色的玩家,我辅修了网安专业。

两个月内的转折

在今年六月之前,我把大把的时间投入到了对地理的学习中,看了不少书——这是我看得最认真的一堆书。

自己本打算只参加地理所夏令营,然后研究生继续向地理深造。

但六月底的时候,家人的一通电话让我顺带报了个信工所(虽然知乎上黑粉众多,我也不知道真假,但至少我接触到的老师都很靠谱)。

反正也不会损失啥,干脆作为地理所夏令营的演习得了,顺带了解下行情,一举多得。

当时纠结了好久,接触了不少人,打听了不少信息。

原本倾向一边的天平渐渐向另一边倾斜,纵向对比了自己和多数人的情况,虽说自己有点特殊,但发现自己对多年后的考虑还是过于乐观。

那时的我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坚持快三年的选择在某一瞬之后轰然倒塌。那是幻影消融的样子吗?

然后呆呆地站在原地问发生了什么,仿佛这么多年的经营规划,改变的东西,牺牲的东西,忍受的东西,坚持的东西,都毫无价值。

记得今年五月的时候和网安的朋友吃饭的时候吹自己以后要成为伟大的地理学家——

“再强也没用,只要是我转网安了,我就是输了。”

输了…好像看见曾经的自己在笑话我,却也在为我惋惜。

可是呢又未必输了,毕竟是自己调查分析、认真考虑后得出的结论,却有点难以言说的难受,但也有点庆幸自己没丢掉选择的机会和能力。

不能说止损,只是风险太大。经过这些年,出门见过很多人和事,也从一些书里了解到世界的逻辑,虽然没有像一些经历过几十年风浪的人那样看得清楚,但我站在当前的立场已经没有勇气继续支持自己的赌博。

既然已经这么做了,那就得像多年前那样,规划好路,对自己的选择、对身边支撑着我的人负责。

地理学思维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导师所说的地理学思维到底是什么,仿佛一张不存在的大饼。

但在今年地理所夏令营的时候终于有点明白了。

当时我面试和四个P大的同学分到了一组,我以为他们能够向我展示不俗的实力。

在他们各自回答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答案相当混乱——有的概念定义不清,有的甚至对尺度的把握都没到位,一个劲谈产业如何如何。

我认真思考了我和他们的区别,得到的答案之一就是本人对地理学思维的理解——

地理学思维就是一种对复杂系统从时间空间的角度认识、描述和分析以至于预判、规划的理解能力。

也许大家谈论某话题时候都能说上两句,但地理学思维会让使用者从某个框架出发来认识这个事物,这就是其魅力。

没能成为未来的

现在我基本已经被信工所想去的老师录了,昨天也提交了人生中第一个漏洞,还是中危的。但接下来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我还需要完成地理的课程、实践和毕设。

问了地理专业的其他同学,他们都已经定好大致的毕设内容了,我却还在思考原本准备花整个研究生阶段研究的问题能不能压缩成本科论文。

估计是没机会了,却也不觉得特别遗憾。

突然想到《未来になれなかったあの夜に》几句翻译的歌词,拼一下正好——

比起体面干净地撤退 我选择浑身泥泞笨拙地前进

比起摇尾乞怜地演唱赞歌 我选择在革命最盛时怒吼

难道说那是我早已远去的幼稚的梦想吗? 那无所畏惧的过往啊

伴着下酒菜的往事一同消沉 果然还是太过刺眼了啊

踏上旅途什么的听起来不错 但其实我是在全力而逃

见证我过往轨迹的人啊 在这里相遇并非偶然

致没能成为未来的那个夜晚